字字珠玑 美国警用无线电通讯代码Ten-code简介

日期:2019-10-02编辑作者:军事评论

电台是美国警察必备的通讯工具之一,每个出外勤的警员都会随身携带电台,警车上还安装有车载电台。因此,虽然警员两人一组一辆车外出巡逻看似力量分散,不过只要保持无线电通讯,警局

无线电的发明者马可尼在年少时常随母亲去伦敦探亲访友,游览异国他乡的名胜。在漂洋过海、长途跋涉的旅途中,马可尼很想和亲友通信息,将绮美的异国风光及时地告诉他们,共享欢乐。“能否发明一种不用电线的电讯工具,使远隔千里的两地能迅速互通信息呢?”这个问题,时常萦绕在马可尼的脑际。

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中国革命走过了艰难曲折的道路。党的无线电通讯事业,同党的其他事业一样,也是克服了种种困难,从无到有,从小到大逐步地发展起来的。在党中央的领导下,今天我们的无线电通讯事业,已经发展到具有相当规模并正在向着现代化的目标前进。可是对五十多年前创业的艰难情景,如今了解的同志已是不很多了。我曾参加过一些早期党的无线电通讯工作,为了使大家了解当时的情况,现在把我所记得的和张沈川等同志提供的一些史实写出来,供大家参考。

图片 1图片 2

早在1888年,德国物理学家赫兹发明了一种电振动器。赫兹在实验中发现,电振动器能引起振荡火花放电。实际上,这项实验证实了电磁波的存在。但是,不管是赫兹本人,还是那些热衷于实验的教授们都认为:电火花是凭借一种假想的被称为“以太”的东西传递的。这种实为电磁波的空间传播只不过是一种有趣的物理现象,毫无实用价值,更没有想到将电磁波实现无线电通讯的可能性。

一九二七年,国民党反动派叛变革命以后,革命形势发生了新的变化。大批共产党员和革命干部遭到国民党反动派的残酷屠杀,党被迫转入地下进行斗争;党领导的各地武装起义在一些地方相继取得了胜利。在党的“六大”以后,工农红军不断扩大,建立了一批革命根据地;白区的党组织也逐渐得到恢复和发展。但我们仍处于被敌人封锁、分割的状态。党中央为了加强对各地党组织与工农红军的领导,为了帮助各地工农红军和革命根据地建立通讯联系,迫切需要把无线电台建立起来。早在“六大”结束时,周恩来同志开始抓了这项工作,恩来同志在莫斯科时,就鼓励毛齐华等同志学习无线电通讯业务。回到上海后,他又立即分别约李强、张沈川同志谈话,要他们克服一切困难,学会无线电通讯技术,以适应革命形势发展的需要。

电台是美国警察必备的通讯工具之一,每个出外勤的警员都会随身携带电台,警车上还安装有车载电台。因此,虽然警员两人一组一辆车外出巡逻看似力量分散,不过只要保持无线电通讯,警局调度随时可以通知就近当值警员赶往事发地点进行支援,正可谓“一支穿云箭,千军万马来相见”。

1894年的一天,勤奋好学的马可尼偶尔看到了赫兹写的一篇关于电磁波实验的文章,眼界豁然开朗,萦绕脑际多年的科学之谜渐渐解开。他想:如果电火花能通过以太在一间房间里从一台仪器传播到另一台仪器,那么为什么不能使大一些的电火花所引起的波动传播更远的距离以引起另一个电火花呢?是否可以通过长、短电火花,用摩尔斯的电码来发信号呢?

李强原是学土木工程的,没有学过无线电。他入党以后,先是做群众工作,后来做军委工作。组织上决定他去学电台机务时,一切需要从头做起,困难是很多的。李强接受任务之后,即以无线电业余爱好者的身份,同当时在上海经营美国无线电器材的“亚美公司”和“大华公司”的商人交了朋友,并从他们那里购买了所需的零件、发动机和其他材料,以及许多有关无线电方面的书刊。他躲在赫德路的一所房子里,按照刊物上介绍的线路图,同张沈川一道钻呀、锯呀、焊呀,先学着组装收报机,然后再装发报机。

当然,无线电通讯就像过去发电报一样,必须要言简意赅,既要把需要传达的信息表达清楚,还要尽可能地简洁,以减少占用频率的时间、提高效率。在这一需求之下,美国警方采用了以固定代码指代固定内容的方式。这种代码在很多美剧、警匪片中都有体现。曾经在美国华盛顿蒙郡警察局担任警员的石子坚石Sir在其自传《我在美国当警察》中的一段叙述已经将其介绍得十分清楚了:

科学想象是否正确,必须由实验来证明。马可尼思索数天后,立即在院子里竖起一根竹竿,拉起天线,发射信号的天线和感应线圈一极相系,另一极接地,接受信号用的天线和“粉屑栓波器”相连。他就是用这种粗陋的装置连续进行了几个月的试验,成功地接收到一百四十米外发出的无线电信号。试验的成功更激励他继续研究。试验一次接一次,无线电接收距离在不断延长。1895年,他首次进行的一英里长的无线电传播实验获得了成功。1897年,无线电可以通过十二英里水路;1898年,无线电应用于商业,开始跨入实用阶段。马可尼对装置几经改进后,无线电信号成功地越过了宽达四十五公里的英吉利海峡。

张沈川原是广州中山大学文学院的学生,当时任上海法南区委所属法租界党支部书记。组织上让他去学报务,他坚决服从。可是到哪里去学呢?当时只能自己想办法。有一次他在报上看到“上海无线电学校”的招生广告,就改名张燕铭跑去报了名,经考试后被录取了。入学后他才知道,这是国民革命军总司令部第六军用电台台长和几个报务员,为捞取“外快”利用机关的房屋开办的学校。张沈川在这里学习了六、七个月,学习期间他非常勤奋刻苦。那些“老师”们看他已能上机工作,便在他们夜间外出游逛时要他代班,他也乐于尽“义务”,因此他们的关系搞得还不错。学习期满后,学校允许他留在那里实习;实习期间他不仅不要薪水,而且还非常负责,所以既得到了“信任”,又学到了技术。

“我是从步话机和警车内的电脑得知世贸中心遭到了袭击。我们蒙郡警察局位于马里兰州,与华盛顿特区相邻。我正在街上巡逻,看不到电视,所以还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过了一会儿,五角大楼也被炸了,五角大楼位于维吉尼亚州的阿灵顿郡,与我们蒙郡中间隔着华盛顿特区。我家就住在五角大楼附近,开车五分钟就到。

无线电短距离传送的成功,并不是马可尼的最终目的,他的愿望是在少年时期就定下的--将电讯号送过大西洋,让电信号“绕行全世界”!这一想法引起科学界议论纷纷。有的怀疑,有的反对。一位著名的大学物理学教授以权威的口吻断言;“向地球上的远方发射电磁波完全不可能”,理由是:地球是球形的,电磁波是直线传播的,它至多只能到达与地面成正切的范围之内,不可能被地球另一面的人们接收到。不满三十岁的马可尼,当时虽然还不知道无线电波能被大气电离层折射而返回地面的道理,但他坚信科学实验能够探索真理,解开难题。

一九二九年五月间,张沈川利用几个深夜代班的机会,抄下了两本军用电台的密电码,把它交给了党组织。同年夏天的某晚,他在代班时,收到广西第四军用电台发来的一份明码电报,内容是李明瑞师长要财政部长宋子文拨给购运书籍款三千元,交给张沈川(张沈川和李明瑞师的政治部主任熟悉)。那时广西方面正在酝酿反蒋。张沈川取得现款后立即交给党中央宣传部,购买了大批进步社会科学书刊运往广西。不久,黄埔军校电训班毕业的三个学生被派到第六军用电台实习,他们是受过特务训练的。当他们在检查前两个月的收发报底稿时,发现了这份明码电报,当即向总司令部密告台长“利用军用电台,私通商报”,于是台长被撤职。张沈川事前离开了电台,没有惹到麻烦。

“ADAM8,BAKER12,CHARLIE14,DAVIS18,随巡航2号10-25五角大楼,CODE3。”

1901年冬,马可尼亲赴美国,同他在英国的助手进行无线电横跨大西洋的试验。12月12日,马可尼坐在纽芬兰圣约翰斯港海岸的一座钟楼内,放起高达四百米的风筝作天线,手中握着电话听筒,期待从大西洋彼岸传来的无线电讯号。时钟的指针离规定通信联系的时间越来越近,马可尼把听筒紧紧贴在耳朵旁,紧张地聆听着。十二点三十分正,三个微小而清晰的“的答”声在马可尼耳畔响起。千真万确!这正是他们事先约定的信号,它相当于莫尔斯信号的三个“点码”,也即“S”字母。马可尼异常激动,连声叫着“成了!成了!”是的!从英国发出的“S”字母信号直上电离层,折射下来,越过大约三千七百公里宽的大西洋而被马可尼接收到了。这一惊人消息传到伦敦,传到五大洲,世界各地的新闻报纸相继用头号标题刊登这一消息。1903年春天,英国《泰晤士报》正式使用无线电从美国向该报传送新闻。每日的最新消息,当天即可见报。科学界中那些固执的反对者在事实面前也不得不认了输。不久,马可尼获得无线电的发明权。1909年11月,因为发明无线电报及其对发展无线电通讯所作出的功绩,35岁的马可尼荣获该年度的诺贝尔物理奖,成为誉满全球的伟大发明家。

张沈川离开电台后隐蔽了起来,同李强在一起继续学习。他除抄收公开电报以提高收报技能外,还跟李强学着组装收发报机。一九二九年冬天,在英租界大西路福康里,他们终于组装成功了第一部电台。他们利用这部电台同其他的业余电台试行通报,效能良好。同时,张沈川还收抄伯力和旧金山等电台的俄文、英文的政治新闻和经济消息,以此练习抄发报的技能。后来,党又派原在上海基督教青年会学过电台业务的黄尚英同志来和他们一起工作。同年十二月,中央派李强和黄尚英到香港九龙建立电台,一九三○年一月初首次同上海进行了成功的通报。这就是我党自己制造的第一对通报电台。可惜黄尚英于一九三○年八月病逝,年仅二十岁。

我刚刚拦截了一辆闯红灯的丰田车,没等向911指挥中心报告,便先收到911女调度员简短但清晰有力的命令。BAKER12是我的代号,另外三个是从其他防区临时抽调的警员,巡航2号就是吉姆斯少尉。

李强和张沈川是我党无线电通讯事业的“母机”,他们为党培训了很多无线电通讯技术人员。第一批培训是采取学生分散居住,分散教学的办法,我就是这个时候的学生。当时参加学习的还有王子纲、伍云甫、曾华伦、刘光慧、蒲秋潮等同志。但是除王子纲、伍云甫外,其他同志我都没有见过面,是后来才知道的。就是王子纲,也只见过一次,以后就不来往了。当时在上海,党的组织纪律是很严格的。为了绝对保守地下通讯的秘密,电台的同志终年深居简出,几乎断绝了一切社会关系。

警察通讯既要保密,又要简洁,不能像打电话那样没完没了。警察都是用代码通话,从10-1到10-100,每个代码代表一个专门的意思,得背得滚瓜烂熟才行。刚才女调度员叫10-25五角大楼,就是要求我们随吉姆斯去支援五角大楼。收到指令后,每人还得对中心说一声10-4,表示收到或明白。

五辆警车一字排开,风驰电掣般地朝五角大楼方向狂奔。刚才调度员不是说要“CODE3”吗,那是紧急出警的意思,要闪警灯,鸣警报,在安全的前提下,不受交通规则限制。只有在紧急情况下才能这样,随便“CODE3”要受处分的。因为警车没事老喊狼来了,大家司空见惯,等狼真的来了,也就是真有紧急情况时,就没人让路了。”

上文提到的10-1到10-100,就是美国警方使用的Ten-code,以阿拉伯数字10开头,从10-1到10-100分别对应特定含义,每个警员必须烂熟于心,遇到情况随口就能报出相应的代码,同时收听到指令中的代码也能够立即反映出对应的情况。这样,只要报出几组代码加上地址,几秒的时间,警局调度或其它警员就可以获悉在哪里有情况,是交通事故还是持枪抢劫、现场有无人员伤亡。有的读者可能会联想到当年数字式寻呼机使用的代码,多少多少代表我爱你,多少多少代表请回电,没错,原理是相同的,顺便您暴露年龄了。

Ten-code的概念最早出现于1937年,发明代码的是美国伊利诺伊州警察通信总监Charles "Charlie" Hoppe。实际上,这组代码全部都是以10开头,真正表达内容的是后缀的数字,这是由于当时使用的真空管无线电设备,从按下发射键到电台达到满功率发射要经过1/10~1/4秒的间隔,因此当操作者用手按下电台PTT按键的同时开始说话,那么最开头说的一个字或一个音节很可能会由于发射延迟而没有发出去。所以代码以10开头,保证有效信息被发送。Ten-code于1974年被国际公共安全通信委员会Association of Public-Safety Communications Officials-International正式定义为一种标准化代码,并被美国执法机构一直沿用至今。另外值得一提的是,Ten-code代码十分简洁,除了无线电通讯之外,在可是距离内用书写甚至手势也能表达,无声而隐蔽。

然而,Ten-code代码也存在一定的缺陷,那就是对于同一个代码,不同的机构组织可能会赋予其不同的含义。当多个部门需要协同展开行动时,这一差异就会给信息交流带来误差。例如,美国美国联邦急救管理署United States Federal Emergency Management Agency在对2005年飓风“卡塔琳娜”的救援行动进行总结时,就曾经提出过这个问题,并建议在之后的跨部门合作响应行动中,应禁止使用Ten-code代码。

当然,Ten-code不仅被用于警员执勤时的无线电通联,也会自然而然地被应用于日常口语对话中(最常用的就该属10-4 means 'Message understood')。还有部电影,笔者已经记不起名字是什么了,男主是个警员,老婆和闺蜜外出逛街,他独自在家带孩子,结果根本应付不了,只好打电话向媳妇求助,电话刚一接通他就抱着孩子大喊“CODE3!CODE3!”

图片 3

图片 4

图片 5

图片 6

图片 7

图片 8

图片 9

本文由澳门太阳集团城网址发布于军事评论,转载请注明出处:字字珠玑 美国警用无线电通讯代码Ten-code简介

关键词:

美国陆军营级部队装备高机动多管火箭炮

HALO(High Altitude LowOpening),中译名高跳低开,可以说是每一支特种部队队员都必须上的必修课,来自20thArmy Special F...

详细>>

昙花一现的弹道 《须臾间射击》评测_须臾间发射

美利坚同盟军海军的步兵训练集散地搞的合法频道,卡宾枪和手枪的操作。主讲是Army马科斯manshipUnit,美军陆军的发...

详细>>

漫谈弱光战术——弱光计策问与答

神火SureFire弱光战术笔记7——Scout Reitz老爷子的晚间索求本领 许多警务工小编在未触及或刚最先了然弱光计谋时,都...

详细>>

射击的奥义射击姿势

最近见到好多身经百战的战术大师在狂喷TOB,本键盘侠就有点坐不住了,本着逮着蛤蟆摁出屎的尿性,今天本工科狗...

详细>>